2平方米唱出百亿市场今年春节之后

72 阅读

最近,她和同事迷上了在商场4层的两台自助唱歌机。酷似电话亭的玻璃房子,却有迷你KTV的全部功能。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就可以选歌、演唱并录音。一曲刚结束,录好的歌曲已经被推送到小于的微信上,“4层都是餐饮,有时候人多要等位,我们就会来唱个十几二十分钟。”小于说,和KTV相比,15分钟20元到30元的收费并不便宜,但“音效还不错,歌也挺新的,录制的歌曲还可以送给朋友或者分享到朋友圈。”

罗峰表示,门诊的设计和看诊流程,都是为了让用户方便到极致,迎合用户的需求。比如网上预约,不用排队挂号。每一个预约的时段是20分钟。一天有21个时段可以选择。明码标价,每一个时段的诊疗费用是68元。中药的配送借鉴了电商的方式等等。

场景1 一个人的KTV,挺嗨的

据邹馨介绍,ZE引入的技术来自德国MihaBodytec,在欧洲有着80%的市场占有率,在德国有逾1000家机构使用。

线上流量红利消失,钱花完了,用户也没留下

“时间战场”竞争激烈

挑战无处不在

2平方米唱出百亿市场

北京晨报记者 刘映花

目前,胶囊诊所在北京已经有4家,除了望京SOHO和光华路SOHO各一家,另外两家都设立在大型企业集团内。“4个门店,两个半月就能有正向收入。”罗峰说。

两个半月获得正向收入

“还没唱过瘾时间就到了,玩了一个小时才发现比传统KTV贵多了。”初试啼音的杨小姐直言,目前正处于“上瘾期”。以前去商场她都会直奔主题,现在要是路过迷你KTV,不赶时间的话都会进去玩会儿。杨小姐告诉北京晨报记者,第一次玩时对系统不熟悉,浪费了不少时间,15分钟就唱了2首歌。现在她都是提前想好唱什么,低成本加盟进去直接开唱,然后录音分享给朋友。为了效果更好,她现在都是单曲循环,可着一首歌唱。到年底年会时,也能露一手。

ZE正是瞄准了“希望时间投入少、回报高”的目标人群。“他们对自己的体型有相对比较高的要求,或者追求健康,但没有锻炼习惯或者没有足够的时间进行传统锻炼。如果20分钟就能轻松完成一周所需运动量,无疑能让更多的人养成规律健身锻炼的习惯。”

争抢的焦点是用户的碎片化时间,而随着资本的涌入,“时间战场”上的竞争也正愈演愈烈。“最后就是资本的博弈了。”一位投资人称。

观察

“现在线下的机会多一点。投资人比较关注复制性,单店的模型能不能用于扩张。”罗峰的胶囊诊所已经获得了资本的关注,他计划在一年里将门店扩展到数十个,不排除进入社区。

在O2O盛行的年代,罗峰也曾经尝试到家问诊,但他很快发现,用户希望在医疗环境里接受治疗,到家医疗的服务场景没法建立信任。而且,补贴太狠,已经是整个O2O模式的一个“坑”。

今年2月,友唱M-bar宣布获得友宝集团6000万人民币A轮融资。据悉,友唱M-bar联合创始人兼CEO罗安武的另一个身份是前沿科技联合创始人兼总经理。前沿科技是一家位于厦门的提供KTV点播系统、娱乐管理系统等相关产品和服务的公司,成立于1998年。咪哒唱吧是由广州艾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经营的,此前艾美曾以推出线下跳舞机E舞成名。咪哒也宣布,获得唱吧千万级战略投资,而唱吧不仅拥有曾风靡一时的线上K产品唱吧APP,还拥有多家唱吧麦颂KTV。与友唱类似,雷石WOW(哇屋)也是由传统KTV行业玩家孵化而成。根据官网介绍,雷石是一家以自主研发的KTV点歌系统为核心,将所涉及服务器、机顶盒、麦克风等硬件设备并入,打造一整套“雷石KTV生态系统”的技术公司。

场景2 过条马路,调理亚健康

有业内人士表示,以迷你KTV为例,技术门槛低、产品同质化现象严重,资本和过度竞争等必然会带来一轮残酷的行业洗牌。北京晨报记者 刘映花

友唱M-bar创始人罗安武说,目前一台M-bar迷你KTV成本在16600元左右,加上租金和其他成本,一年的总费用在5万至6万元。每台迷你KTV的日收入在200元到1200元不等,大概半年左右回本。除了“卖唱赚钱”的盈利模式,在录音棚或屏幕上投放广告也是收入来源之一。

同质化严重,残酷的行业洗牌不可避免?

20分钟,还能完成一次专业的中医问诊或者健身。罗峰在望京SOHO和光华路SOHO,搭建了一个15平方米到40平方米的快诊所。一次问诊时间就是20分钟,用户通过网上预约,不用等待。中医诊所被搬进了上班族们的地盘。

最近,人们发现在商场和写字楼里,多了很多“迷你”生意,它们大多空间有限,无需太多人员管理,便于快速复制,消费者也只需利用碎片化的时间就能获得新鲜的消费体验。这些“新场景”正创造更多“新消费”。

迷你KTV不亚于共享单车的百亿级市场?

据悉,目前市场上比较常见的迷你KTV品牌为咪哒唱吧、友唱M-bar、雷石WOW哇屋、聆嗒miniK、爱唱love sing等,在这些品牌背后,是不少熟悉的名字和不断公布的融资消息。

20分钟能做什么?喝一杯咖啡,加盟开店还是刷几页微博?也许,我们还能干点更有趣的。

一普体育董事长邹馨是ZE极速运动站的创始人,运动站已经进入了上海的多个核心商圈,一节课的时间也是20分钟。通过科技手段,20分钟健身就可以完成一周所需的运动量。

碎片时间价值几何?

不少业内人士都表示,线上的流量红利已经消失。中金报告预计,新电商平台的PC端的获客成本将超过150元,移动端获客成本超过200元大关。

让用户方便到极致

事实上,“迷你”生意正在掀起对资本的第一轮收割。

“ZE大幅降低了锻炼的时间成本,同时降低了对锻炼的技术要求。”一普体育将ZE引入了国内,董事长邹馨接受北京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传统锻炼已经不适应当代的生活方式,ZE希望能够成为传统健身与新零售业态相融合的新方向。

“市场环境在变化,不是钱少了,是投资者变得更稳健。”熊海说。

更大的挑战也来自竞争。“他们的算法太理想化了,没有考虑到竞争因素。”一位业内人士告诉北京晨报记者,当初他看过迷你KTV的投资书,但最后还是没有出手。“不同的商场客流量不同,同一个商场客流量多的地方也只有那么几个。好的位置被先来者抢走,后来的还不一定负担得起场地租金和维护费用。”更何况,迷你KTV根本不可能做到全年高峰,时时无休。

打开“岐济健康”的公众号,小美进入了中医快诊的预约页面。门诊位于光华路9号SOHO,与小美工作的地方只隔一条马路。最近,小美被肩颈酸疼困扰,在同事的推荐下,决定去这家“小医馆”试一试。

4月20日,咪哒正式起诉友唱等侵权、抄袭其外观,并对包括友唱投资方友宝在线等在内的三家公司共同索赔1.6亿元。艾美科技方面表示,友宝在线等公司未经授权许可贸然抄袭仿造、生产、销售艾美科技旗下产品咪哒mini K小型练歌录音房,其行为严重侵犯了产品专利权益。

CVSMinuteClinic(迷你诊所)是美国最大药品零售公司CVS旗下近年来新成立的部门,这也是罗峰关注的案例。2006年,CVS公司收购MinuteClinic,同年MinuteClinic成为第一家获得认可的零售诊所。凭借CVS的强大网络,CVS迷你诊所在美国28个州800家CVS设有站点,很快成为美国最大的零售健康医疗网络。在这里,消费者可以获得高质、便捷、价格合理的医疗服务。

“一个标准的门店有5个教练,两台设备。”ZE极速运动站的创始人、总教练Grant告诉北京晨报记者,在周末、午饭时段站点的预约常常排满。

周一到周五,诊所每天只有一位大夫坐诊,周末休息。每天,诊所也只开放下午半天,就诊者可以预约的时间从13点到19点40分。小美发现中午和晚上6点以后的时段,是预约的热门时段。

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的迷你KTV品牌出现,同质化的外观、功能、内部设施上也引发了业内的诉讼官司。

对于就诊过程,小美最深的感觉是高效快捷,不用等待,诊疗记录随时上网。

相较传统健身房,ZE面积小,设备单一。邹馨表示,整体的固定投入只有传统健身房的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盈利模式清晰可行,具有开放型平台的特征,能够快速复制与标准化管理的商业模式,让ZE获得数千万的第一轮投资。

今年春节之后,商场、影院、餐饮区附近突然出现了很多电话亭式的KTV,由于面积大多2平方米左右,被称为“迷你KTV”。随着资本的介入,这种集唱歌、听歌、录歌、线上分享传播等功能于一体的玻璃房子,短时间内已悄然覆盖全国。在资本的眼中,迷你KTV是一个盘子不亚于共享单车的百亿级市场。

资本见风使舵

迷你诊所把诊疗碎片化

安娜加入的ZE极速运动站眼下在上海健身界已经小有名气。不同于大型健身房,运动站的面积在80平方米到150平方米。参与锻炼者通过穿上EMS肌肉电刺激的装备,在健身教练的指导下配合有氧和无氧动作,达到同时训练到全身各部位肌肉群的目的。每一节课程的时间只有短短20分钟的健身,价格从300元到500元不等,课程数量越多,单价就相应越低。

为什么不去传统的KTV呢?杨小姐表示,一群人去KTV,她要不就是抢不着麦克风,要不就是坐在角落里帮别人点歌,可如果一个人去KTV,又感觉服务员的眼神都怪怪的。以前也在家玩过唱吧、全民K歌那种对着手机唱歌的APP,可每次也不敢特别大声,怕邻居有意见。“我觉得迷你KTV对我最大的吸引力就是减压,反正不管唱成啥样,关上门外面都听不见,挺嗨的。”杨小姐表示。

北京晨报记者  韩元佳

安娜说,因为刚刚开始锻炼,效果还有待观察,但是“有一个会员在6周的时间,一周一到两次锻炼,体脂率就下降了4%。”,这让她有了信心。

在试过了跑步、私教,甚至平板支撑后,安娜觉得终于发现了一种适合自己的健身方式。只要20分钟,穿戴上专业设备,做一些简单的动作,就能完成健身塑型所需要的一周的运动量。“我的意志力太差了,什么运动都坚持不长,这个懒人健身适合我。”

周末的餐厅门口排起了长龙,百无聊赖的杨小姐走进了一家外形酷似电话亭的小屋子。坐上高脚凳,对照屏幕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购买套餐,选歌,戴上耳麦“喂喂喂”试音的那一刻,回声传来,杨小姐觉得,那一刻,自己也成了“麦霸”。

由于扩张过快,一些迷你KTV已经出现维护不力的情况,比如垃圾无法及时清理,耳麦和桌椅被人为破坏等,影响消费体验。

资本的力量让迷你KTV迅速全国开花。友唱M-bar只用了4个月就入驻了全国29个省份、100多座城市的商场、酒吧、电影院等热门商圈。起步更早的咪哒则宣称,已经将网点扩散到全国500多座城市。

场景3 用20分钟,达到一周的运动量

除了K歌,小于发现,在商场原本被餐饮占领的高层楼层,还多了很多消磨时间的新玩意。她已经体验过“实感射击馆”和“投币按摩椅”。“原本等待的时间只能刷刷朋友圈,浪费在手机屏幕上,现在可玩的新东西还挺多。”

目前,在上海已经有8家ZE,分布于新天地、徐家汇、陆家嘴、古北等核心商业中心区域。

去年11月,第一家胶囊诊所在望京SOHO建成,占地只有38平方米,有2间独立诊疗室,周一到周五,每天一名医生。因为主打写字楼人群,诊所周末和上午并不营业。

懒人健身 开业第3个月开始盈利

传统运动锻炼需要保持每周2到3次以上的频率,并且保证每次的锻炼强度,才能真正起到改善健康状况与提高身体机能的作用。

聚图资本联合创始人熊海接受北京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线上流量已经超级贵了,相较而言,线下流量成本更低,变得更有价值。”

在短短的20分钟里,用户能够得到专业医生的治疗和指导。据罗峰介绍,平台上拥有上千专业名医资源。这些医生按天兼职,“胶囊诊所吸引他们的是,让他们合法的赚钱,把碎片时间变现。”

年轻人快速变化的口味也是挑战。严格来说,K歌并不是刚性需求,更多人也只是抱着尝鲜的心态玩几把。从大火到被卸载,K歌软件的生命周期也很短,快速扩张又大同小异的迷你KTV,其实也很难进行差异化竞争。

“黑科技”改变健身方式

K歌、健身、看中医在和“朋友圈”抢时间

和很多在写字楼上班的白领一样,小于一天的吃喝娱乐几乎都在公司旁边的SHOPPINGMALL里解决。

当年风靡一时的“麦乐迪们”一定想不到,这些面积不到2平方米,长得像电话亭一样的小屋子,在未来的某一天或许会抢了自己的生意。没有服务员,没有免费自助餐,价钱也并不便宜,为什么传统KTV在不断关店收缩,迷你版的KTV却做的风生水起,引得无数资本竞折腰?这门不到两平方米的生意,会成为共享经济风口下的“飞猪”吗?还是终将难逃昙花一现的命运?

“互联网不是用来获客的,是用来提升服务效率的。”罗峰说。他旗帜鲜明地反对曾经红极一时的在线问诊模式。“中医的望闻问切是核心的诊疗模式,不能放弃。”罗峰告诉北京晨报记者,他想做的是“把中医做的离你足够近。”

友唱M-Bar获得北京友宝在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6000万A轮融资、艾美科技获得唱吧数千万元的战略投资。罗峰的岐济健康已经完成A轮融资,由中路资本领投,联基金跟投。“新一轮融资也很快要搞定了。”罗峰说。

资本的喜恶也见风使舵。

邹馨告诉北京晨报记者,ZE运动站将在2017年上半年完成上海的核心区域布局,下半年开始进驻北京的核心商务区域计划,并开放区域代理或者加盟的模式,进行扩张。

“利用碎片时间瞬间抽离现实,还能实现线上线下的结合。这绝对是一门有前途的生意。”互联网观察家王冠雄对北京晨报记者表示,迷你KTV的商业模式除了点歌收入,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快速获得线下流量。王冠雄表示,与以往的传统KTV不同,来迷你KTV唱歌的第一步是扫描二维码,这样就可以轻松地获得用户的微信名称、头像,在线下流量极其昂贵的今天,一旦迷你KTV能够变成高频消费,其市场空间不亚于今天火爆的共享单车。“迷你KTV的玻璃门上、屏幕上到处都是潜在的广告位,热衷迷你KTV的人群往往是年轻女性用户或情侣,用户画像较为集中,也有利于商家实现精准营销。”王冠雄表示。

小美曾有在中医院“杀时间”的经历,9点多钟到医院,想看的专家号已经挂到了四十多号。如果开了中药由医院代煎,又要等上三四个小时,只能下班来拿,多跑一遍路。“小医馆的医生也都是来自大医院的专业医生,看病的门槛却降低了。问诊在20分钟完成,收费也比较透明,20分钟的看诊费用一律68元,按摩、拔罐、艾灸等都不另外收费。”不过,小美觉得和中医院相比,小医馆的作用主要是保健与调理,“更像是开在工作场所的健康管理中心。”

等待电影开场的时候,在自助娱乐唱歌机里录两首歌曲;午休时间,在专业教练指导下上一节“懒人”健身课;下班后,顺便去楼里的中医门诊,为减肥或腰椎间盘突出寻一个药方。

据媒体报道,友唱此前披露,友唱M-bar在2017年的目标是实现一二线城市全部覆盖,预计在6月份装机量达到3万台,到今年年底预计会达到6万至8万台。新的玩家还在不断进入,雷石集团的Wow屋、微狗科技的聆哒都相继推出了电话亭式迷你KTV。

罗峰认为CVS迷你诊所把诊疗碎片化,而消费者愿意使用,不止因为它到处都是,而是因为它通过医疗信息技术的应用,提升了医疗的效率。

“流量补贴是O2O创业的一个大坑,烧钱搞补贴,买流量,补贴太狠了,但是钱花完了,加盟好项目用户也没留下。”一位创业者说。在这一背景下,人们的眼光又从线上转向了线下。

岐济健康的创始人罗峰出身于中医世家。但是对于中医,他有着并不传统的思考。“中医最大的问题是没有走到该走到的位置,如果与时俱进会好很多。我从不觉得这个行业是需要开创大场面的行业,中医最大的问题是效率。”

大夫们擅长的领域从痛症、脾胃病,到妇科、颈肩腰腿痛等。小美填写了自己的基本资料和主诉,完成了预约。

胶囊诊所 把中医做到离你足够近

对于为什么选择“小而美”的门店模式,罗峰告诉北京晨报记者,这也是测算的结果。“小,扩张起来更方便,我们目前的流量只能养活一个医生,但是38平方米其实也能放3个医生,还是具有一定的灵活性和弹性。”

自助唱歌机等即时消费、体验性消费项目是资本型的,如果要大范围的铺开需要不小的投入。但熊海认为,这些项目抓住了一部分人群的需求,同时,相比O2O的盲目“烧钱”,有“自动化”的收入来源,有较好的现金流,商业模式是可以标准化的,容易复制。这些特点让他们在今天受到资本的青睐。

一个80平方米的ZE运动站,可以拥有两台设备,具有每天30节课程的接待能力,“从1月开始,经营与盈利超过预期,能够实现2到3个月单店正向现金流,第三个月开始盈利。”邹馨说。

罗峰创立的胶囊快诊连锁品牌成立于2016年,定位是为上班族提供便捷的快速诊疗服务、健康管理和养生保健计划等。

如今,在同一家商场,有时会出现好几个品牌的迷你KTV。北京晨报记者在太阳宫凯德MALL就看到,咪哒和唱吧合作的咪哒miniK和友唱的M-bar出现在不同的楼层。

O2O创业一度风起云涌,然而,从2015年至今,O2O领域里的“幸存者”寥寥无几,不到两年的时间,从烈火烹油到哀鸿遍野,创业者和投资人们都陷入反思。

下半年开始进驻北京

核心商圈寸土寸金,但是,邹馨告诉北京晨报记者,在入驻各大商场的过程中,他们受到了来自于商场方面的欢迎。新零售风潮下,实体零售商都想在体验式服务上下工夫,“被吸引到运动站的大多数客户也为商场带来持续稳定的流量,实现了双赢。”

此前,“咪哒miniK”起诉了“友唱M-Bar”等三家迷你KTV专利侵权,要求共同赔偿经济损失1.6亿元。刚被炒热的市场已经硝烟弥漫。

[返回首页]
版权声明
1.本网站所转载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站联系的,请邮件联系我们support@email.thinkinclou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