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们先后用了多种除草剂都“杀不尽”

544 阅读
  杂草比水稻长得旺除草剂效果引质疑
  在现场,舒成星告诉记者,这些年来,大冶的种粮大户使用的水稻播种方式几乎都是直播,如今稻田里出现的这种青稗,是一种抗性很强的杂草,之所以难除尽,这应该与直播有关系。直播稻化学除草要遵循三个原则和方法,即“一封二杀三补”。一封就是在水稻播种之后,第二至四天,就应及时喷雾芽前封闭药;二杀即是先排水,再喷除草农药,喷药后,最迟在48小时内进行补水,并保水五到七天;三补是指对喷雾没到位的地方,进行补防。“在‘二杀’的过程中,好多种粮大户都是请人打药的,打的时候由于跑得快,容易打漏,针对这种情况,要及时补防补喷。”
  金湖街办汪拳村程文秀湾种粮户程时猛今年种了480亩水稻。记者见到他时,他正为稻田里长势旺盛的青稗发愁。他对记者说,“我种了7年水稻,还是头一次看到满畈稻田里长这么多的青稗。你看,这稻田都荒了,今年肯定会减产,有的稻田甚至会颗粒无收。”
  我市多处稻田遭殃种粮户盼解决方案
  记者调查

■本报记者 程长珠 文/摄

  连日来,生意致富我市一些乡镇的稻田里出现了一种生命力极强的野草——青稗,村民们先后用了多种除草剂都“杀不尽”,只能望“草”兴叹。对此,有的种粮大户担心水稻收成将受到很大影响,有的怀疑喷洒的农药有问题,有的求助农业部门尽快拿出解决方案。
  8月10日,记者来到金湖街办巴塘村花台井垅看到,在这片一眼望不到边的稻田里,野草长得很“嚣张”,已经远远超过了水稻。石教旺正在稻田边转悠,望着满田的杂草,他愁眉不展。
  在石教旺家,陈细军和黄龙亮对其先后使用的4种除草剂进行了现场采样,并现场封口、签字确认。“我们今天将这些农药都拿回去检测。”陈细军说,经他们初步调查,除草效果跟这些农药的质量没有关系,因为农药国家有严格标准,不能超标准使用。当然,如果想知道它的成分是否达标,还需要送到湖北省农药检测机构进行检测。
  
  大片大片稻田出现的这种“杀不尽”的杂草,最终该怎样除掉?农户担忧的农药到底有没有问题?对此,本报将继续关注。

  “到时候,如果农药有问题,检测费由农药生产厂家来出。如果没有问题,费用就得由农户自己出。”陈细军对石教旺说。
  “在我们金湖,还有好多种粮大户的水稻田里,都长有这种青稗。”石教旺不解地说,这种杂草又不是今年才有,他也不是今年才种水稻,为何以前只要按照相关方法喷洒除草剂,都能除得干干净净,而今年却杀不尽,“我怀疑是不是这除草剂有问题?”
  在陈贵镇袁伏二村,记者采访了一些种粮大户,发现他们也正在为满田的杂草而发愁。种粮户袁师傅告诉记者:“据我了解,全市各乡镇种粮大户都受到这种杂草‘侵害’。我认为除了与今年的气候有关外,是不是与除草剂有关?希望能引起相关部门重视,帮农民把这些农药进行检测一下,并及时研究出对付这种杂草的方案。”

  32岁的石教旺是金湖街办巴塘村最年轻的种粮大户。“我原来是做木匠的,2014年开始,流转了500多亩水田,搞起了规模种植。今年6月上旬,我按往年的方法,给水田除草。当时药打下去,青稗等杂草发黄,不料,前景好生意把肥一追后,青稗又慢慢返青,长得比水稻还好。”
  采访结束后,记者随即将广大种粮户稻田里长满了青稗等杂草一事向市农业局进行了反映。
  “这太出乎意料了。”石教旺介绍,当时,他一共买了300亩水田使用量的除草剂,发现它杀不死青稗等杂草后,将剩下的150亩水田使用量的除草剂退给了经销商,换了其他厂家的除草剂。“等我拿回来喷洒后,发现过了十多天后,它又都长出来了。我先后试过4种不同厂家、不同品种的除草剂,均没能将它除掉,真拿它没办法。”
  部门介入
  村民不解
  “这就是无论用除草剂怎么喷都斩不尽杀不绝的青稗。每次过不了多久,今年赚生意它又伴随着水稻一起长起来,碧绿一片。”石教旺从稻田里随手拔出一棵杂草,递到记者眼前说。
  “我种了四年水稻,不知咋回事,今年田里的青稗长得比水稻还好?我先后喷了4种不同的除草剂,但还是拿它‘没辙’。”种粮大户石教旺对记者说,现在稻田里全是稗,他每天着急得睡不着觉。
  随后,大冶市农业局植保站农艺师舒成星、农业综合执法大队中队长陈细军和黄龙亮一行来到金湖街办巴塘村种粮大户石教旺家的水田,现场察看。
  连日来,记者走访了金湖街办多个村子多家种粮户。47岁的程移法是程湾村的种粮大户,他见到记者后,又是摇头又叹气,“我种了300亩水稻,今年已经是第12年了,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让人头痛的青稗,无论我用什么除草剂,都无济于事。”
  初步判断药物有效最终结果仍待检测
[返回首页]
版权声明
1.本网站所转载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站联系的,请邮件联系我们support@email.thinkinclou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