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学排行榜

历史沿革

中国大学排行榜出炉1985年《 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中提出“对高等学校的办学水平进行评估”后,有关机构就开始了对国内大学的排名。

1987年9月,由 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 赵红州研究员、 蒋国华教授等发表了中国第一个大学排名。

1992年后,国内十余个单位发表过超过30个不同类型的大学排名,全部出自民间。

2009年5月,中国 教育部有关负责人表示,教育部不赞成、不支持大学排行榜,坚决反对借此向高校拉赞助。教育部新闻发言人 续梅说,大学排行榜是一些民间机构的民间行为,教育部从未组织过大学排行榜的活动,也不支持搞大学排行榜,不赞成对高校进行简单的综合排名。续梅强调,教育部坚决反对排名机构对高校的拉赞助行为,坚决制止类似的贿赂行为。“教育部支持不久前南开、天大等高校拒交排名赞助费的做法。”据介绍,前不久,天津大学 龚克校长、南开大学新闻发言人 吴志成教授曾公开透露,曾有大学排行榜制作机构找上门来索要“赞助”,遭到学校拒绝。

发展现状

大学排名经过二十多年的大浪淘沙,国内最具影响的大学排行榜,按照存续时间排列依次为:

1、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自1993年开始每年发布《中国大学评价》,课题组组长 武书连。但其排行的商业性质及负面报道不绝于耳。

2、深圳网大公司自1999年开始发布中国大学排行榜,数据来自向院士、学者和校长发放的调查问卷。

3、中国校友会网大学研究团队自2003年起已连续11年开展中国大学评价工作,得到了社会各界广泛关注和好评,研究团队基于中国大学的人才培养、科学研究和社会服务三大职能,从国际影响、国家发展和社会贡献三大视角审视和考量中国大学,侧重从“校友成就”与“学术成就”对中国大学进行选优排序。

社会评价

据统计,全世界有15个左右的大学排行榜。其中《泰晤士报高等教育副刊》、上海交通大学和浙江大学的排行榜属于综合性排名,考察指标相对较多。上海交通大学的排名在指标选取上注重可比性,偏重自然科学研究;《泰晤士报高等教育副刊》的排名加入了同行评价这个主观指标,更强调根据大学的当前实力做出评估,反对直接把大学的历史荣誉纳入评估指标中;浙江大学的排名中加入了本地指标,用来考核大学对地方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影响。武汉大学和瑞士科学技术研究中心的排名都是以考察论文为主;美国《新闻周刊》则选取了上海交通大学和《泰晤士报高等教育副刊》的部分指标按照比例简单加和,增加了一个图书馆藏书的指标,从指标的选取来看更侧重于大学的国际性影响。

无论是排行者本身还是学者,都在不断探讨大学排名指标的科学性问题。排行者都希望自己的指标系统能够反映大学的重要方面,因此不断调整指标及其权重。就上述而言,既有大学排名重视更多的依然是学术评价。荷兰莱顿大学科学和技术研究中心Anthony F.J.Van Raan教授认为,大学排行榜中对科研表现进行文献计量学评价基于一项基本假设:科学家的重要发现确实在公开的、国际化的期刊及文献上发表。这个假设不可避免地引入了“复杂现实的科学计量学观察的局限性”的概念。例如,期刊中的论文并不是在所有领域中都是科学知识的重要载体;在科学发展过程中,它们并不是完全等价的因素,其重要性有所不同。注重学术评价的同时,大学排名还应增加社会评价,从而全面客观地反映一所高水平大学的全部特征。

专家观点

2014年5月27日,87岁高龄的中国科学院院士、南京大学教授王德滋表示,他最反感的就是各式各样的“大学排行榜”。

他认为这样学术环境不太好,是急功近利,急于求成,浮躁的。造成这样的原因是社会上流传着各式各样大学的排行榜,这个大学的排行榜啊,对大学校长的压力太大,而大学的排行榜基本上是科研的排行榜,不太注意人才的培养,是看科研的情况,所以导向有问题。

错误的导向,带来错误的评价体系。科技评价体系问题在于太强调发表的SCI论文的数量,不重视质量,不重视贡献。

王德滋强调,不要去太注意数量,不以数量论英雄,而要强调质量、强调贡献,学风浮躁对青年人的影响太大。老一代科研工作者,潜心研究,科研成果给整个国家甚至带来了转折性的变化,但他们却很少去关注自己的哪篇论文发表了。

综合排名

排行2016艾瑞深中国校友会排名[1]2015武书连排名2015校友会排名2014-2015QS世界大学排名2015中国最好大学排名2015泰晤士报世界大学排行1北京大学北京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2清华大学浙江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3复旦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复旦大学浙江大学复旦大学4武汉大学上海交通大学武汉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5浙江大学复旦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浙江大学复旦大学南京大学6中国人民大学南京大学浙江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上海交通大学7上海交通大学武汉大学上海交通大学 南京大学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8南京大学四川大学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中山大学9国防科学技术大学中山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中山大学华中科技大学浙江大学10中山大学山东大学国防科学技术大学南开大学中山大学 武汉理工大学

规范措施

信息公开

加强教育部门和学校的教育信息公开与教育信息服务。中国大学排行榜,之所以水平低、公信力低却依然有市场,能生存,在于教育信息不公开,受教育者和社会获得的教育信息十分有限。政府和学校教育信息公开,将减少造假数据的空间,促使排行机构提供更好的信息服务。

制定规范

制定大学排行榜行业规范。必须改变各自为政、标准混乱的问题,要对排行榜制作、发布的资质,制作、发布的渠道,相关商业行为进行严格规范。

加强监督

加强舆论监督和法律监督。如果说排行榜发布者的资质、所选指标的科学性,还可归属于学术水平、学术观念问题,大学排行榜的潜规则则属于学术欺诈和商业欺诈的范畴—— 排行榜制作机构打着“学术”的旗号,推出掺假的“学术成果”,此为“学术欺诈”;把以上成果向社会发布,制作成杂志、图书售卖,误导购买这一产品的受教育者的选择,此为“商业欺诈”;在排行榜制作、 发布的学术与商业活动中,索要赞助等行为,还涉嫌商业贿赂。以上种种,应以司法途径加以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