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农村啥"生意"最赚钱?他们做这个,一天

788 阅读

在农村啥"生意"最赚钱?他们做这个,一天就挣3万多...

2017-10-13 22:38来源:央视财经农业

原标题:在农村啥"生意"最赚钱?他们做这个,一天就挣3万多...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生态兴则文明兴,生态衰则文明衰。”十八大以来,生态文明建设摆上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的战略位置。绿色发展作为新发展理念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引导绿色生产的同时,也在倡导一种绿色生活方式。

“我们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而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但如何把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看看贵州和重庆是如何做的。

贵州盛开百里杜鹃花海 当地出3700万元关停煤矿保生态

周末晚上,是桥头村最热闹的时候,黄中坤把他家门口改造成了篝火广场,每到周末,他就会组织篝火晚会,让大家体验他们彝族的特色生活。

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桥头村村民 黄中坤:小时候就是一种娱乐方式,这个时候跳舞心潮澎湃多了,现在有这么多远方的客人,喜欢跟我们一起跳,喜欢跟我们一起玩。

黄中坤的农家乐就开在桥头村,桥头村距离县城45公里,是当地最偏僻的村子。可就是这样一家偏远的农家乐,今年4月份的营业额超过了10万元,客流最高峰的时候,一天的营业额能够达到32000块钱,这样的收入黄中坤当初想都不敢想。

黄中坤:杜鹃花一开,就代表我们的财富就来了,今年这一个多月赚的钱,以往要一年,至少要一年,甚至要一年多才能赚得到。

这么好的生意黄中坤可要感谢他家附近的杜鹃花,也就是相距6公里的百里杜鹃,一条绵延50多公里的原始杜鹃花木林带,总面积为600多平方公里。每到三月下旬,漫山遍野的杜鹃花先后开放,花期为一个月,直至4月底凋零。这一个月,是黄中坤生意最好的时候。

黄中坤:在我们记忆当中,都有百里杜鹃花节,没这么隆重。

在黄中坤的记忆中,这满山遍野的杜鹃花在还没有被开发成旅游景点的时候就是一个宝藏,蕴含着巨大的财富。有杜鹃花的地方就有煤,而且是优质无烟煤,这在当地已经是妇孺皆知的事情了。黄中坤在自家的院子里都能清晰得看到煤层。

黄中坤:这一片区域全是这样,这百里杜鹃,杜鹃花下面都是这样,都是黑色的,它是一层一层这样生长的,然后中间空了一层泥,这一层又是煤,再下面中间一层泥,下面又是煤。

根据毕节当地政府提供的数据显示,百里杜鹃景区初步探明的煤炭储量多达20亿吨,可开采储量达10亿吨。可是一旦开采,就势必会影响杜鹃花,为了保护这片自然形成的杜鹃花海,百里杜鹃管委会出资3700万元收购了景区内的一家煤矿。就是这些杜鹃花让黄中坤动了开农家乐的心思。但是家里没有一个人支持他,就连他好不容易请回来的当厨师的表弟,都不看好。家人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在路修通之前,桥头村离城里6、7个小时的路,谁会到这里来呢?

2016年出现了转机,修路的消息让黄中坤很是兴奋,他马上投入到筹备农家乐的工作当中。

现在黄中坤每天早上5点准时出门,开车到县里的菜市场买肉买菜,车程一个小时,来回高速的过路费就要50块钱,可黄中坤已经很知足了,因为以前要走路到镇上,再坐车去县城,来回就差不多要一天时间。

干锅鱼是黄中坤家的招牌菜,换在以前,他胆子再大也不敢把它当作招牌菜。因为以前要想把鱼活着带回家,哪怕冲了氧气,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事。现在一个小时的车程对鱼的影响并不算大。

这杜鹃花带起来的还不止是黄中坤的农家乐。李富华是黄中坤的初中同学,外号李老三,他做的辣椒面在当地小有名气,黄中坤从他这进货,拉到自己的农家乐去卖给游客。

黄中坤刚接了一个100人的团,他拉上辣椒就赶紧往回走。贵州人喜辣,辣椒面在当地算得上家庭必备品之一,李富华的辣椒面在当地很受欢迎,销量不错,花期期间的生意更是红火。不管是在景区的商店还是在特产专卖店,都能看到他的辣椒面,就连相对比较偏远的村子里的便利店中也有他的辣椒面。

从李富华的辣椒厂到永丰村的便利店开车需要20分钟。李富华说以前特别不愿意往这边送货,因为路不好,送货上门的成本太高,而现在,按照订单他们一天至少要生产出1000斤辣椒面。最近几年,李富华的销售额在翻着倍地增长,2016年一年,李富华一共卖出了100多吨辣椒面。比他自己预想的销售量翻了一番,李富华决定今年要扩大生产规模,他一下在村里包了600亩地,全种上了辣椒。

按照一亩地3000斤的产量估算,最终能够做成1500斤辣椒面。这600亩预计能够收获900吨辣椒,大部分用于生产辣椒面,还有少部分可当作鲜辣椒卖出。不只贵州本地的客户,他最远把辣椒面卖到了广东、福建。

石漠化土地长出青花椒 5000种植户人均增收8000元

重庆市地处我国南方,濒临长江,给人们的印象 往往是绿树成荫,山青水秀。但实际上,重庆的一些地区却面临着一种生态顽疾的威胁,它就是石漠化。发生石漠化的地方水土流失,岩石裸露,难以开垦耕种。如何做到既要让山头绿起来,也让当地的老百姓富起来,面对石漠化,当地政府又是怎么做的呢?

七月下旬,正值青花椒成熟的时节。在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泔溪镇的这一片山坡上,一大早村民们就忙着进行花椒采摘前的最后一次施肥。

这片种植青花椒的山坡,沟壑纵横,石头遍地,只在石头缝中有一些薄土,在以前只能生长一些零星的杂草,被村民们形象地称做“岩窝土”、 “岩旮旯”。而这种现象的学名,叫做石质荒漠化,简称石漠化,光秃秃的什么也不长。

在岩溶的脆弱生态环境下,由于人类不合理的社会经济活动而造成人地矛盾突出,植被破坏,水土流失,土地生产能力衰退或丧失,地表呈现类似荒漠景观的岩石逐渐裸露的演变过程,就是石漠化。石漠化地区岩石风化成一厘米土层需要一万年的时间,一旦丧失,若想自然恢复,需要几百年甚至几千年的时间,因此石漠化又被称为地球的癌症。

重庆的石漠化土地主要分布在东北和东南两翼。重庆民间有句俗话:养儿育女不用教,酉秀黔彭走一遭,说的就是酉阳、秀山、黔江、彭水这几个位于渝东南石漠化地区的区县贫穷落后,生活艰难,是一个让人吃苦受罪的地方,其中秀山和酉阳至今仍是国家级贫困县。

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泔溪镇花椒种植大户田景宏告诉记者,差不多20年以前,那些老农民有种过玉米、红薯、马铃薯之类的。收成也不好,只是为了填饱肚子。

酉阳县政府提供的数据显示:全县土地约31万公顷,其中石漠化土地近14万公顷,占土地总面积的45.27%。在石漠化地区农民传统种植的玉米红薯土豆这类作物每年都需要翻土播种,对保持水土往往弊大于利,而且土地薄,产出少,辛苦一年勉强糊口,石漠化成为岩溶地区贫困之源和区域经济发展的主要障碍。

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副县长 景波:石漠化地区如果光注重经济效益,有可能会造成更加严重的石漠化的那么一种现象,然后它的产出率也会降低也会影响它今后经济效益的发挥,但是如果光注重生态效益,老百姓没有钱,他也没有积极性,我们所想达到的结果是两者兼顾,而且是相互促进的。

但是,在缺少水土满是石头的山上能种活的植物本来就不多,同时还要兼顾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为此酉阳县也做了不少尝试。最终才确定青花椒的种植。

重庆市某农业发展有限公司项目规划部主任 李贵钢:青花椒就是治理石漠化的先锋树种,因为酉阳的石漠化比较严重,喀斯特地貌比较多,那么这种情况我们就把青花椒做为一种树种来试验了一下,确确实实在石漠化比较严重的地方存活率很高。

与在石漠化地区可以存活的其它作物相比,青花椒根系分布浅,耐寒,耐旱,抗病能力强,而且生命周期长达四十年周左右,一颗花椒树在丰产期能达到10斤的收成,不管是经济效益还是固土保水的生态效益,都远远高于农民传统种植的玉米红薯土豆。

田景宏的600亩青花椒是公司利用国家的石漠化综合治理项目经费及荒山造林补贴进行前期种植管理,一到两年成活以后再交给种植大户,不需要任何转让费用。

重庆市某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泔溪农业技术园区主任 田洪明:一亩地那时候好像是300多元补贴,能够覆盖成本,前期工程能够覆盖,水池属于水电局投资的,路属于交通局投资的,以工代赈的项目,那这些就还是政府投资的。

而在椒农接手以后,公司不但继续提供全程技术指导,而且还负责花椒的收购,而椒农为此支付的费用就是最后的收入的15%。更为关键的是,为了分担市场风险,企业对花椒实行保护价收购。

李贵钢:酉阳县政府在和我们在入驻酉阳时,就签了一个合同的,就说必须保证农民的利益不受损,那么就有一个6块钱的保护价,低于市场价格也按6块钱收。市场价格比如说太疲软了,3块钱5块钱,我们都按6块钱执行,超出6块钱以外,我们有50%风险分摊。

所谓50%的风险分摊,指的是在当年市场收购价高于保护价的情况下,差价部分由公司和椒农五五分成。比如保护价为6元,而市场收购价为8元,其中的两元差价1元归农户,1元归企业,最终收购价就是7元。

不仅如此,花椒种植还让附近帮工的村民增加了收入。《经济半小时》记者了解到,剪枝的村民每天的工钱固定是70元,摘花椒的村民工钱则按每斤一块二计算,一年能有几千元收入。这几年随这一大片山坡上陆续种上了青花椒,远远近近的村庄越来越多的村民加入了帮工的行列,守着家门口他们又能多一笔收入。

快到中午十二点,田景宏早早地在山脚布置好了收购点,等待村民们把上午采摘好的花椒送来,他预计今年能有四万斤花椒,按照收购价6元计算,今年田景宏能够收入24万元,和前期投入的化肥农药人工的成本基本相当。初花挂果就能有这个收入,田景宏觉得很是满意,因为越往后花椒收成会越好。丰产的时候应该要十万斤以上,纯收入能达到一二十万。

田景宏早早打听了一下,今年青花椒行情不算好,附近区县的收购价大概在4.8元,他庆幸能享受6元的保护收购价。而且政府为了鼓励椒农做好田间管理,对增产部分还会有5角钱的补贴,田景宏的青花椒今年第一次挂果,都属于增产,这就意味着,他每斤青花椒能得到6.5元,比市场价格高出了1.7元,4万多斤的青花椒就能多卖7万多块钱。

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副县长 景波:经济作物是三分栽七分管,如果说栽出去的青花椒或者其他产业,它不管的话它的产量就会下降,县财政掏钱,我们从整合的涉农资金整合里面挤出一部分钱,通过这个来激励老百姓去加强对青花椒的管护。

通过“公司+ 专业合作社+基地+农户”模式,酉阳县现在青花椒种植面积21.5万亩,覆盖全县37个乡镇街道,1.3万多农户4.5万人参与种植花椒发展产业,治理石漠化面积达15万亩,2016年近5000余户花椒种植户初投产,合计产量达925万斤,户均增收近8000元,在石头缝里结出了丰收果,成为酉阳这个国家级贫困县在今年实现脱贫摘帽的绿色引擎。

我国是世界上受土地荒漠化、沙化危害非常严重的国家之一。全国荒漠化土地面积261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的1/4;沙化土地面积172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的近1/5。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和绿色发展,不断加强国土绿化和防沙治沙,实现了从“沙进人退”到“沙退人进”的历史性转变。5年来,防沙治沙林业方面的中央投资逐年增加,总额达389亿元,累计治理沙化土地1000多万公顷,土地沙化逆转速度不断加快。

半小时观察: 良好生态环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

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一直强调要“算大账、算长远账、算整体账、算综合账”。在生态环境保护这一问题上,总书记明确指出,“绝不能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换取经济的一时发展”,多次提出“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保护生态环境,关系到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关系中华民族发展的长远利益,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业,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没有别的选择。必须清醒认识保护生态环境、治理环境污染的紧迫性和艰巨性,清醒认识加强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以对人民群众、对子孙后代高度负责的态度,加大力度,攻坚克难,全面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实现中华民族永续发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返回首页]
版权声明
1.本网站所转载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站联系的,请邮件联系我们support@email.thinkincloud.cn